我们都需要社交软件脱单

因为社交软件的存在,我们的信息流通更快速了。

但我们也能看到社交软件存在的种种待改进的问题。

虽饱受诟病,但在社交软件上,依然出现了很多美好的爱情故事。社交软件脱单的路依然能走通,只是变得不那么容易了。

社交软件

一、社交产品发展史,奠定了如今的社交软件繁荣

从1995年到2000年上半年,是中国互联网推广和网络媒体形成的第一波高潮。也是从2000年左右开始,社交产品算是真正搭载互联网快车进入大众视野。

纵观整个社交产品发展史,每个阶段都是在上一个阶段的改进和创新。是产品深入洞察用户需求的过程。

从整体演化来看,中国社交产品经历了从现实世界——虚拟世界——虚实并存的发展过程。

1. 社交产品1.0时代:现实世界社交

在互联网进入中国以前,人们的社交主要依靠现实世界来完成。参加朋友聚会,报名兴趣社团,工作中结识……是社交的渠道和方式。

能接触到的人群基数,决定了社交的广度,即“社交圈”格外重要。事实证明,男生有“女人缘”,女生有“男人缘”则更容易脱单。这本质是概率事件,接触的异性基数越大,则脱单概率越高。

工作和生活中,接触异性的机会比较少怎么办?“相亲大会”和“红娘”应运而生,做起了牵线搭桥的生意。比起自然结识,相亲大会中的男生和女生目的更直接和纯粹,双方根据自己心中的伴侣标准,选择可能的青睐对象,若双方均青睐彼此,则进入面对面1对1交流环节,进一步了解彼此是否合适。“红娘”做的是信息匹配和连接的生意,根据双方需求,介绍合适的人。

每年的正月初三,是少数民族土家族最重要的毕兹卡运动会,同时也是一场盛大的相亲会。适龄的土家族青年男女聚集在一起,用最传统的方式,挑选自己的爱侣。

现实世界社交的缺点:如果没有机会接触到更多异性,则很难脱单。

2. 社交产品2.0时代:虚拟世界社交

先普及一个概念,婚恋相亲和交友是有区分的。不过两者的界限正变得越发模糊。交友的目的是多元的,婚恋相亲和脱单属于其中的分支。婚恋相亲因目标更明确,需求更垂直,因此作为单独的一个社交产品类目。

首先,出现的是聊天室。

那个时代,我们通过网页端可以和陌生人进行聊天,完成最基本的社交。这个后续也逐渐衍生到QQ、微信这类综合类社交软件。

接着,社交平台相继登场。

最具代表性的当属世纪佳缘、百合网等,它们很像当年的门户网站,起到的是汇聚和展示恋爱相亲信息的作用。只需要注册账号,填写基本的个人信息(头像、年龄、地区、爱好、自我介绍等),等待被搜索和关注后,就可以和你中意的人沟通交流了。

正是互联网突破了时间和空间的限制,让信息更高效流通。才让恋爱相亲网站得以发展并完善。

传统恋爱相亲网站的缺点:信息筛选和匹配效率较低。

与传统恋爱网站几乎同时出现的,还有论坛、贴吧、豆瓣等平台。这些平台拥有海量且爱好兴趣相同的用户,同时提供发表观点的场所。

社交本质是人和人的交流。有人的地方就有社交,有交流的地方就有社交。豆瓣小组、论坛讨论、贴吧跟帖,都有脱单的成功案例。很多平台解决的并不是社交问题,但却真实地出现了用户在平台成功脱单的案例。每个人对工具理解和使用目的不同,自然会出现不同玩法。

社交平台的缺点:目的不一,信息分散,交友效率较低。

然后,社交软件走入大众。

移动互联网的到来,玩家纷纷入局社交领域,出现了一批独具特色的社交APP。它们基于大数据和地理位置,提供效率更高、互动更强的服务,让社交变得相对容易。

也得益于手机里的多种传感器,社交APP更具可用性,解决问题的效率更高。社交APP一定程度上解决了现实世界接触异性少、传统恋爱网站信息筛选和匹配效率较低、社交平台目的不一,信息分散,交友效率较低的问题。

当然,社交APP也有它的缺点:每个人接触的社交圈被指数级扩大,选择面变宽的同时也面临挑花眼的现实问题。移动互联网让每个人通过网络社交的门槛变得足够低,社交软件用户质量难以得到根本保证,长期被用户诟病。

社交软件目前仍然是我们线上社交的主要途径和渠道。这也是我们本文重点讨论的范畴。

不过我们也欣喜地看到,一些社交软件已经在交友和匹配规则上,试图用产品的方式解决社交APP存在的缺点,比如:不以照片作为心动标准;增加恋爱游戏,双方共同完成一些任务后确定心动再开启聊天。

社交软件中,人的角色和属性,应该中心化还是去中心化的话题还在不断讨论,没有对错之分,只是站在不同角度思考问题罢了,这和软件的价值观和使命设定密切相关。

现在,衍生新的社交途径。

社交途径发展的步伐还在继续向前。从本质来说,仍然是人和人的交流,只是换了一种接触方式和渠道。

以「概率论」公众号为例,报名者成功入选后,会组成CP进入各个虚拟房间(社群),完成每日房主发布的打卡任务。通过恋爱剧本、心动任务等方式,让双方深入接触,判断是否合适。

以恋爱社群为例,报名者付费几百到上千元的费用后,可以加入恋爱交友群,群内不定期举办线下聚会,帮助匹配合适的人选。付费的模式筛选了部分低价值用户,从某种程度来说,确实人群变得质量更高,更精准。

这个阶段开始,陆续出现了更多小众的平台和玩法。它们聚焦某个细分群体或使命目标,通过设定的进入门槛(付费,或者满足某些条件,比如身份、学历等),保证了用户的质量和精准度。但也确实存在用户不够多导致匹配难度高的问题。

3. 社交产品3.0时代:虚实并存的社交

其实现实世界和虚拟世界的社交一直都是互相融合发展,毕竟,在虚拟世界聊得合适的,还是会回归到现实世界中。只不过,在社交产品1.0时代,只有现实世界社交;社交产品2.0时代,大家会更将重心放在线上;社交产品3.0时代,大家会更在乎线下相处是否合适和融洽。

社交软件提供便利的同时,也伴随着一些乱象,正在扰乱正常的秩序和规则。

二、社交软件乱象:撩骚、约炮、杀猪盘

最近在知乎看到一个话题,“交友软件到底有多乱?”,累计1504条回答,话题被4900万人浏览。

有网友分享了她的男生朋友的经历:“我有一个男生朋友,闲的没事做了,拿了几张自己朋友圈里一个女生的自拍当头像注册了两三个社交软件,结果在5分钟之内收到了362个打招呼的信息,这其中有39个直接问”约吗”,有52个开口就说“离得这么近要不要出来坐一坐”,有两个甚至直接给他发了自己某个不可描述部位的照片……”

还有网友在网络遇到了诈骗:“在交友软件上认识一美女,她引诱我视频艳聊,却很快发来一段我的不雅视频。 我以为是恶趣味,没想到却是我噩梦的开始!”

当然,也不乏很多“励志感人故事”:有来自云南茶园的妹子帮着爷爷卖茶叶的,有来自大山深处逃婚跑出来的女孩,有西藏挖虫草的少数民族姑娘,还有远离城市冰清玉洁的支教老师。

防不胜防的骗局,大跌眼镜的黄段子,没有底线的撩骚内容。不良风气的人和内容正在冲击社交软件正常的秩序和氛围,很多人开始“逃离”社交软件……

虚拟世界背后,本性和丑恶在持续。这也是社交软件饱受争议的诟病。很多人开始不相信社交软件。在卸载和重装之间反复循环。

比起善,社交软件的恶似乎更容易被放大。不禁想问,社交软件真的一无是处吗?大家真的都逃离社交软件了吗?事实是这样吗?

三、网民涌入社交软件,年轻人成主力军

1. 社交软件仍是脱单主要途径
最新数据显示,国内排名前三的社交软件(陌陌、探探、soul)用户月活达1.36亿,这意味着每10个使用互联网的人里,至少有1个人在用社交软件。

2020年8月份,探探联合中国社会科学院发布《95后社交观念与社交关系调查报告》。报告显示,近六成用户通过社交软件寻找到另一半,而很多处于单身状态的受访者则表示希望通过社交软件寻找到未来伴侣。

2020年底,移动社交平台陌陌对逾万名网友进行抽样调查,发布了《2020双十一光棍节报告》。报告显示,社交软件是网民心中脱单最有效的途径,44.6%的95后通过社交软件成功脱单。

这也应了那句网络热句,“嘴上说不喜欢,身体却很诚实”。我们也可以看到,社交软件不仅依然是脱单的主要途径,同时,从脱单数据来看,社交软件依然值得相信。

2. 年轻人成社交软件主力军
2020年,社交平台探探首次公布上线6年来的大数据信息,90后用户占据总用户比例近80%,成为主力用户群。

作为头部社交平台,探探的用户群体数据也可以反推同类产品的用户群体特征,用户越来年年轻化。

四、既然陷阱那么多,为什么还在用社交软件?

社交软件仍然值得相信,但也正如文章第一部分讲到的那样,确实存在鱼龙混杂的乱象,大家为啥不选择风险更低、更靠谱的现实世界社交呢?这来源于用户群体、需求和外部环境等的变化。

从现实情况来说,生活节奏不断加快,没有时间和精力去线下结识更多人是主要原因之一。另外,现实世界无法无限扩大社交圈,社交软件打破了这个窘境。

从用户特征来说,年轻人恐惧现实社交可能出现的冷场和话题中断会让他们感到巨大压力,同时也不愿参与和自己相关度不大的无效社交。另外,使用社交并不一定是为了脱单,而可能只是打发时间。

五、在社交软件中,哪种方式更容易脱单?

各路玩家相继入局社交领域,竭力厮杀。要知道,做社交,就是在抢夺用户时间。唯有抢夺更多的用户时间,才能实现更好的用户价值变现。这条路,已经被资本无数次印证和实践。

社交软件的迭代升级从未停止。各家对于社交的理解和期望,可以从产品逻辑上一探究竟。

1. 颜值即正义(探探、陌陌、脸球)
在用户匹配上,以探探、陌陌为首的阵营做了有益探索。颜值即正义,这是看脸的时代。选择自己喜欢的类型,则后续社交成功概率更高。探探们的逻辑是将颜值选择的过程前置。先选择自己喜欢的类型,不喜欢左滑,喜欢右滑。双方均右滑后,则匹配成功,开启聊天。

虽然被很多用户吐槽产品支持“颜值即一切”的理念,但它从某种程度上解决了传统社交软件的缺陷:添加好友后,可能聊了很久,才要照片,发现不合适,然后停止聊天。这样的模式显然效率低下。

探探、陌陌等软件可能会存在修饰美化的可能,出现“照骗”的风险。脸球APP的真脸识别是非常强大的功能,认证真实头像必须是真人识别,无法通过上传照片来添加头像。

知乎上有网友分享自己的奔现经历:看过她的照片,身材瘦瘦的,也挺白的,主要是气质很好,是我向往的类型。虽然在同一个城市,但是一直没有和她提过见面的事情。聊了3个月终于决定奔现了,是我去找的她。见面的那瞬间,彻底绝望,身材微胖,气质和我想的完全不一样!我当场和她说我们不合适。

2. 兴趣和有趣灵魂(soul、uki)
主打兴趣社交的产品,摒弃“颜值即正义”,大家能聊的来纯靠兴趣。soul想解决的是长久相处问题。毕竟,即使样貌是自己喜欢的,但如果没有共同的兴趣和话题,也无法长久。

soul是匿名社交,它并不提供照片展示功能,你可以看到对方捏的脸廓和兴趣爱好来判断是否喜欢。用户可以通过语音和文字运营自我空间。匹配成功后,soul会推荐三个破冰小问题,如果不知道聊什么可以根据这些问题展开。

3. 严肃关系(她说)
每天推送21个用户,可以看到照片和个人介绍等信息帮助选择。若双方相互喜欢,由女生出题,男生回答后,女生决定要不要开启对话。

本文的后半部分会提到,社交软件中男女比例严重失衡。她说正是在将选择权重新交还给用户。

4. 垂直社交(summer)
专注大学生恋爱圈,做垂直社交。在summer的世界里,每个人都有一套属于自己的试题,如果想认识同学,要答题并且通过对方的打分考核,才可以自由对话。通过答题审阅,找到志趣相投的新朋友。

实名认证+人工审核,保证注册用户都是真实的大学生,保证圈子的单纯性。基于地理位置可以找到附近的单身异性大学生,如果本校男女比例失衡,可以非常方便地漫游到其他学校,实现了男女生资源的动态平衡。

女生出题,男生考试,考试通过才能自由对话,通过答题考试的形式实现一种精神层面的深层次交流,减少无效社交,提高筛选门槛和社交的效率。

六、都在用社交软件,为什么脱单还这么难?

上文已经提到,每10个使用互联网的人里,至少有1个人在用社交软件。根据常识,用户多的地方,自然脱单更容易。但为什么大家还是感觉脱单依然比较难?

1. 用户过度的期待
网络上,人们会不自觉地美化自己。以探探、陌陌为首的软件,需要根据照片来匹配,免不了有用户对照片进行修饰。即便是以soul为首的兴趣类社交软件,也需要文字或语音等介绍,自然也会出现被美化的可能。

人是会脑补的高级物种。被夸大和美化的印象会让对方产生误判和错误的认知。这很有可能造成,见面时和自己心目中期待的感觉严重不符的情况。

2. 可选择更多,永远在寻找更合适的那一个
网络让信息流通更快速,在某些时候不一定就是好事。社交软件让人看到了一个很大但并不真实的潜在市场,使用者会觉得“有很多其他选择”,不愿意在一个目标上耗费太多时间。现实世界交友中,因为接触的社交圈子并不能无限扩大,因此可以很快确定最合适的那一个。当可选择的范围变得很大时,反而让大家视野更分散,很难专注和安定。永远在寻找“更合适的那一个”,舍本逐末,陷入恶性循环。

3. 男多女少,性别比例不均衡
社交软件鼻祖Tinder在美国近9成用户都是男性。国内的陌陌,用户男女比例2:1。社交软件都很难逃过性别比例不均衡的噩梦。这也导致,社交软件上女性用户总是稀缺的,是供不应求的。这会导致软件在匹配上存在难度。女性用户的时间是有限的,匹配到更多男性用户则聊不过来,继而导致男性用户体验的不适。

对于绝大部分软件来说,用户数量和活跃均是较大的考验。尤其是需要匹配的软件,考虑到用户体验,会推荐很多马甲号。这种情况下,脱单是较困难的。

4. 缺少共同的朋友作为粘合剂
一项来自密歇根州立大学的研究发现,从网上相识后结婚的情侣,在一年内就离婚的概率比从现实中结识的情侣高出28%。

德克萨斯大学奥斯汀分校心理学教授阿特·马克曼解释,现实世界中脱单的概率和稳定性之所以更高,是因为大家来自相似的社会背景,生活圈子也有很高的交集,有共同认识的人或朋友作为连接,起到很好的粘合作用,因此出现问题时,会更慎重地对待彼此。

加州大学戴维斯分校的心理学副教授保罗·伊斯特维克认为:“认识相同的人,并且有人支持你们的恋情,对亲密关系的最终结果有影响。”通过社交软件认识的人,往往缺少这样的共同的人或朋友,出现问题,没有旁人帮助化解。

5. 泛娱乐化,效率和商业权衡
社交软件也在用一些迂回的策略和方式提升用户生命周期内的变现价值。对于社交软件来说,脱单意味着两位活跃用户可能会流失。

移动互联网的到来及流量资费的降低,让随时随地直播成为可能。直播让用户的停留时长得以提升,同时也丰富了软件的内容丰富度,让用户更有事情做。

但社交软件的核心是交友脱单,而不是看主播,从这个角度来看,其实降低了效率。

6. 社交的目的不一定是脱单
前文已经强调,社交和婚恋是不同的场景。使用社交软件的用户很多可能只是为了打发时间或认识有趣的人,脱单反而是最不重要的那个目的。

七、结语

斯坦福大学社会学教授迈克尔·罗森菲尔德调查了没有结婚的情侣在一年中的分手情况,发现无论是线上或线下结识,都不会决定亲密关系的质量和时长;通过朋友或家人认识的情侣,也并没有因此过得更快乐或更长久。

从传统的恋爱相亲网站,到社交软件,关于网络社交靠不靠谱的从未停息。这是现实和虚拟世界的对立和冲突。完全赞成或否定都是不理性的声音。毕竟,现实世界仍有许多单身群体,虚拟网络世界也有很多牵手成功并相爱终生的爱情故事。

社交软件只是工具,能否脱单,需要靠个人的选择和判断。对对方过高的预判、高估自己的优势都会导致各种问题的出现。它是现实社交的有益补充,我们在看到社交软件带来益处的同时,也不能无限放大社交软件带来的潜在危害。

殊途同归,愿有情人终成眷属。